今日頭條:笑噴!當醫生成為患者時……

資料來源:本站發布者:宣傳部時間:2019/02/02瀏覽量:

在很多人眼中,醫生看似無所無能,更有天真爛漫的病患以為醫生是不會生病的。

圖樣圖森破!

人吃五谷雜糧,難免會生病,醫生也是肉體凡胎,對疾病同樣沒有豁免權。普通人生病了要找醫生,醫生生病了怎么辦呢?

當然還是找醫生啊!

我是萬里,一名麻醉科醫生。三年前參加醫院年度體檢,發現膽囊多發息肉,本著“不繼續長就先看看”的原則一直動態觀察。今年體檢發現膽囊息肉長大了,這下就具備“繼續長就趕緊切了”的手術適應征了。作為一個在臨床工作20多年的醫生, “疾病在于預防”“早發現、早治療”的觀念早已深植我心,沒有絲毫糾結,果斷決定找醫生切膽囊,年前就切,切完過年!

術前最專業患者

順利辦理入院,住進了自家醫院,第一次當病人,穿病號服,略有些不習慣。因剛拿到醫院體檢報告,很多檢查結果都在有效期內,術前檢查和準備就相對簡單快捷了許多,除了必要的抽血檢查,其他都不用管床醫生太操心。主動、專業、精準的描述自己的病史方便管床醫生寫病歷,“秒簽”術前知情同意書節約醫護人員時間,專業人仍然辦的是專業事兒,這下又感覺自己還是一個醫生并非是病人了。

管床醫生走了,主管護士又來對我進行ERAS宣教,介紹了ERAS采取的一系列加速康復的措施,ERAS,中文譯為加速康復外科,是指通過全面優化的手術前后期處理及治療方法,實現外科手術的少疼痛和低風險,加快患者術后恢復,改善預后。

“術前口服補液,術后預防惡心嘔吐,多模式麻醉鎮痛”。我又忍不住好為人師了一把,與美小護進行了短暫的熱烈而友好的學術交流。宣教結束后美小護一臉崇拜:“你是我見過的最專業的病人,不是我向你宣教,而是你在給我宣教。”聽得我都有點兒膨脹了,醫生的感覺又找回來了點兒。

郑州同济医院腹腔鏡膽囊切除術雖然是一個微創手術,但仍然需要麻醉。同事好奇地問我選誰做麻醉呢?他們打趣說要是能精準麻翻你這位麻醉科的醫療副主任,出門吹牛牛都飛得高些。實話說,選我們科的任何一位麻醉醫生給我做麻醉我都放心,但為了保全顏面,我還是根據自身情況寫了一個麻醉方案給我的主麻醫生,重點要求規避同事圍觀,麻醉結束自然蘇醒不要拮抗,自己沒術后惡心嘔吐的危險因素不用預防性干預等。

術前一天晚上按ERAS方案要求清淡飲食,晚飯后到超市買了幾瓶功能性運動飲料。回到病房,護士妹妹送來了10%的葡萄糖液200ml,說根據ERAS術前口服補液原則讓我第二天早上術前2小時飲用。因為我已經自備了口感更好的飲料,就偷偷摸摸把葡萄糖液體藏了起來(未遵醫囑,非專業人士不可效仿)。睡前喝了600ml的飲料,不知道是緊張還是飲料的作用,凌晨四點多鐘醒來后就再也睡不著了。從醫二十余年,麻人無數,第一次被人麻,完全不緊張還真是做不到。索性起床刷牙洗澡(文獻報道術前沐浴、牙齒清潔可以減少術后感染的發生),換上病號服,將自己打理得清清爽爽。又喝了300ml飲料,為了讓給主麻醫生覺得我口氣清新(前輩自尊不能丟),又用特意買來的檸檬味漱口水反復漱口幾次,然后靜靜地等待手術室工作人員接我去我每天戰斗的地方——手術室。

術中夢幻之旅

一大早,手術室護士推著推床來接我,我戴上帽子、口罩堅持自己走到手術室門口再上推床。原以為這樣別人就不會認出我,后來發現這是徒勞,科室主任、手術室護士長、一起并肩戰斗的同事們紛紛過來關心問候,手術室頓時一片歡聲笑語。為了避免影響大家的正常工作,我要求主麻醫生早點把我麻翻拉倒。

主麻醫生不負我望,成功地把我麻翻了!

手術過程我不知道,過程有多長我也不知道,也不知道同事們是否會評論我膽囊長得好不好看,肚子上肥肉厚不厚。但是我居然做了一個夢,夢到了醫院的第四季度醫療質量檢查(實際的檢查時間是當天下午),夢中還想著工作,真愛啊。

當我還沉浸在醫療質量檢查非常優秀的喜悅中時被同事突然喚醒,睜開眼睛,感覺自己一下子完全清醒了,只是說話有點“大舌頭”。兩分鐘后,說話也完全恢復了正常。仔細體會自己有哪些不舒服,首先覺得咽喉部沒有什么不適,然后試著動一動自己的胳膊、腿,也都能輕松自如地運動,肌張力是完全恢復了!肚子也從外到里沒有感覺到一點兒疼痛。

感謝我的同事們,他們給了我一個完美的麻醉,多模式預防性鎮痛的效果非常顯著!

為了體驗一下術后疼痛程度和預防性鎮痛效果,我暫時沒有用鎮痛泵,之后根據情況再說。考慮到自己沒有任何不適,為了避免更多的同事圍觀,我沒有進麻醉蘇醒室觀察就要求直接回病房。

術后的疼痛體驗

上午10點鐘就回到病房,自己從手術床換到病房的床上后,馬上給遠方的父母打電話報平安(當80多歲的父母知道我要動手術,這兩天不停地燒香磕頭求平安),安慰過父母,便可安心臥床了。

15分鐘后,覺得有點口干,嘗試著小口喝水。1個小時后,有小便的感覺,試著完全坐起來,沒有覺得頭暈、疼痛,轉身下床的時候感覺到輕度的軀干部疼痛(疼痛評分3分以下)。慢慢地扶著床頭站起來,準備去衛生間,愛人馬上過來攙扶,我試著讓她松手,自己慢慢走到了衛生間。從衛生間回到床上,半坐著,間斷地喝功能性運動飲料,2小時喝了大約500ml。中午時分,腸道就通氣了,女兒給我買來了小米粥,按照ERAS“早飲食”的原則,嘗試著喝了幾口,沒有任何不適,就吃了半碗。然后按照ERAS“早活動”的原則,每隔1小時下床走動一圈。

午后,自我感覺思路清晰,口齒伶俐,沒有任何全身麻醉后的頭昏、嗜睡等癥狀(有人說麻醉會使人變傻,其實這是謠傳),也沒有任何嘔吐惡心的感覺,口袋里準備的口香糖,這下用不上了。

晚上安靜休息的時候,沒有感覺到軀干部疼痛,只是感覺到隱隱的“疼無定位”的內臟痛(估計疼痛評分可以有4分,在可忍受范圍內)。多模式預防性鎮痛下的腹腔鏡手術軀干部疼痛可以顯著減輕,內臟疼痛依然需要關注。

術后第二天上午翻身下床的時候感覺還是有點疼痛,仍在可忍受范圍內,其他無任何不適,中午出院回家。

術后第三天即開始上班恢復日常工作。

是患者更是醫生

作為患者,康復出院、正常工作生活便算是給醫院行劃上了句號。作為醫生,始終戰斗在醫院,總結經驗、造福其他患者是天職、是本能。根據自身經驗,總結一下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ERAS要點:

術前禁食禁飲的時間。術前8小時禁食固體食物,術前2小時禁飲。術前2小時之前可以飲用無渣的飲料(以含電解質的運動型飲料為佳),醫院配備有專用的術前飲料,也可以自備等。

多模式預防性鎮痛。麻醉用藥需個體化定制。麻醉藥物用量與體重并不呈正比,麻醉藥物和酒量也關系不大。可以給予適量的NSAIDS藥物和阿片類藥物,手術結束時進行切口部位的浸潤阻滯(0.5%羅哌卡因),對于預防軀體疼痛效果較好,對預防內臟疼痛也不錯;

預防惡心嘔吐因人而異。并不是所有患者均應給予預防性止吐,對于沒有惡心嘔吐易感因素的人群,可以采取“wait and see(等等看)”的態度。

術后早飲食,早下床活動。在完全清醒、胃腸功能完全恢復的情況下,早期進飲進食、早下床活動有利于早期恢復。我以前在國外學習的時候,非腸道手術病人在蘇醒室就可以喝水、進食。

ERAS理念值得廣泛提倡和推廣,希望更多的人成為ERAS的受益者。

(同濟醫院 萬里 謝雪嬌)


快速導航

渭南人才网